古砦凤凰

古砦凤凰
思乡是人之常情,故土是心灵之地。 故土在陕西省韩城市,也是史圣司马迁的故土。 进入韩城市,从汹涌吼怒的黄河禹门口到原始森林气味稠密的高祖山,有一道一百多公里的大川,因古代川民以冶铁为生,故名曰冶户川。 冶户川中发源于高祖山的河流,就是凿开河了。相传,凿开河原名错开河,是当年大禹的父亲鲧所开。 清康熙《韩城县志》记载: 士人相传,鲧欲使河直行东北入海,而地渐高,势不能达,至今所经治处,犹称错开。 传说大禹治水时,选用引导为主、阻塞为辅的战略,在禹门口旁,用斧头力凿山凹,将错开河水引进黄河。错开河因而又被称为凿开河,沿用至今。 在冶户川中段的凿开河畔,有一处古寨,即为凤凰砦。我家的老宅夹处在凤凰砦和东山脚下,坐南面北,罕见阳光,号曰背凹。 凤凰砦向北,跳过一片低洼冲积之地,正对明梵宇沟,明梵宇沟因沟内有明梵宇而得名。沟口有瀑布高约五丈,瀑布下有龙王潭,故明梵宇沟也称龙王寺沟。小时候常常和同伴们在凤凰砦上玩,每见高祖山的积雨云自明梵宇沟顶的山巅汹汹而起,一时雷声滚滚,便知道要下雨了,但并不慌张。直至看到白花花的雨帘自沟中漫延而来,我和同伴们才一窝蜂跑到砦嘴檐下,享用滂沱大雨。 每次大雨往后,咱们都随大人来到凤凰砦下的大石头上,等候涨河时的河头到来。西边的凿开河水上涨,河上的便桥按例会被冲走,而北边明梵宇沟的山洪也会喷涌而出,隆隆的响声震彻山沟,这是在平原区域看不到的现象。 有时候玩野了,咱们也会来到明梵宇里,八成会被寺中庄严的气氛所感染,学着大人的姿势对着佛像跪拜几下,然后脱离。沟中地形如龟状,明梵宇坐落龟盖上。四周山险崖高,沟里水秀林茂。明梵宇南望凤凰砦,北靠党窑坷村,东依环形峭壁,西临黑鹰崖。“文革”期间,梵宇坍毁,佛像损毁。一些修建石料、佛像残体已散落于田间地垄,部分佛像听说被韩城市博物馆保存。 明梵宇遗址现存石窑两孔,石碑五块,其间清康熙重修明梵宇及金妆地王菩萨金像记各一块,同治三年、嘉庆二年和光绪年间重修碑记各一块。 其间嘉庆二年重修碑铭上载:明梵宇究其始末,经由唐、宋、元、明及康熙旧有重修可考。 明梵宇年代长远,已无从追溯。观其碑铭,历代有和尚寓居,并在该寺周围开垦播种。 凤凰砦往西几百米处,河畔巨石屹立,高十余丈,石壁上刻有三尊佛像,故称摩崖,乡民称佛爷崖,相传刻于元代。凤凰砦俗称北砦,与凤翼寨(俗称南寨)隔凿开河相望,与摩崖西边的王峰寨毗连而建,三寨成掎角之势,作“品”字状。凤翼寨和王峰寨分处南山两边,古时候经过凤凰砦彼此联络,传递音讯。 王峰寨前史也很长远,有多种传说。其间一说是远古时期为留念鲧和大禹治水而制作,史称大熊。相传唐高祖李渊途经此地时,看到环境山明水秀,公民休养生息,便改名为“栎沣寨”。李渊称帝后,当地官员将其改名为“王封寨”。清朝时期一位县令题词时,误将“王封”写为“王峰”,“王封寨”便由此成了“王峰寨”,并一向沿用至今。 王峰寨前有一座横跨凿开河、建于乾隆年间的五孔石拱桥,取名王峰桥。王峰桥拱高逾丈,乡民戏称为“这头望不到那头”的桥。王峰寨形如船状,相传王峰桥是为阻挠王峰寨沿凿开河游走而建。 1989年,凿开河洪流,冲垮了沿途新建桥梁,漫过了石拱桥顶,但王峰桥安然无恙。后来在紧邻王峰桥旁重建新桥,王峰桥便不再运用,而成了韩城市要点文物保护奇迹。 王峰桥再向西就是韩城市与黄龙和宜川两县接壤的大片原始森林,取名林源。林源距王峰桥10公里处的龙凤山怀中,有一石窟,即为千佛洞。千佛洞正中雕琢有释迦牟尼、阿难、文殊、普贤、十八罗汉等佛像, 两边壁上刻有浮雕小佛 460多尊。千佛洞因佛像悉数损毁,现在人迹罕至。 我国前史上儒释道此伏彼起,彼此交融,成果了绚烂的中华传统文化。明梵宇和千佛洞历经千年,诠释了冶户川一带的释教传统。 凤凰砦称为“砦”是因为其坐落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。据传是宋代乡民为避匪患,凭巨石筑砦而居。现在上面两个炮台仍存,弹痕随处可见。 凤凰砦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石头城堡。孩提时代,每到晚间,看着月光之下矗立的古堡,总感觉它好像在轻声细语地诉说着尘封的往事。而到了早晨,也常常坐在凤凰砦大门前的石阶上,双手托腮,迎候榜首缕阳光的照耀。 尽管已有不少关于凤凰砦的报导和考证,而出于乡土情怀,总想写点讴歌古砦的文章,但自感文字功底欠佳,未能如愿。 现在,凤凰砦孤松孤寂,故道荆棘,碧瓦多锈,石阶苔生,喧嚣不再。姑且赋诗以铭: 千古谁吟北固亭?风景满眼望石城。 龙王寺里幽潭唱,高祖山中翠鸟鸣。 五孔桥前瞻鲧禹,千佛洞顶仰云松。 常明日月沧桑处,古砦此石烟雨中。 从前和大哥屡次议论此事,期望由他来写。而他总是以阅览量不行予以婉拒。对他写作的慎重情绪,有一次我不满道:“读书不必等于没读。”他辩驳道:“阐明你还底子没有读。” 《凤凰砦赋》是在我的要求下,大哥于2010年所作。抄写于此,以作留念。 《凤凰砦赋》 康耀奎 神哉奇兮!巍乎高矣!冶户川中,摩崖像①侧,天遣奇石挺生,人呼石砦天成。衔命护砦,二水抱流其下;登高望远,孤柏卓立绝顶。西眺古桥②,成两岸之通途;东接新镇,窥一隅之繁丽;南襟凿河,开百里之画卷;北忆幽寺③,拢千秋之紫气。夫斯砦之胜概也,突兀腾空,崔嵬倚汉。昼姿雄奇,四面皆有可观;夜影峥嵘,路人无不悚然。苍颜古风,记忆犹新;人文史话,口口相传。 古砦得名凤凰,来历众说不一。然其东北角上,前突高啄,凤嘴何其似也;西南角下,浑圆缩短,凤脖何其似也;环堞以内,层起上隆,凤冠何其似也。嗟夫!洵乃天然之造化,上苍之惠赐。 愚故居砦根。月明星稀,时对古砦遥想;年少疑多,尝听白叟叙往。紧声慢语,烛摇乎明暮;美谈悲忆,思接于今古。 巨石为砦,上溯北宋。历千年之风雨,以数代之运营。迨至明清,凤翥龙腾,英姿焕发,气量恢宏。险恶超于大邑,形制同乎州城。故夫砦人俱呼砦为城。砦者,惟外人称焉。 石城瓮门居角,废东启南,有弯曲悬空之险;城门面东,仰后俯前,有深邃峻峭之坚。门内北有暗室,左旋右转,是守门人之所居;南有灯台,高起内凹,乃长明公之所栖。门楼箭楼相望,门楼有威镇之势,箭楼兼 谯楼之用。步入箭楼,三面腾空,东控进路,南扼瓮门,西窥城门。门楼箭楼望月楼,城门瓮门安居门。试问门高几许?月照谁家?月正色回道:“吾本忘我,然近良民。”门张口答曰:“盗高一尺,我高一仞!”噫! 有坚门夸口,赖明月知己,一夫当门,万夫莫开此门矣。 环城路外,女垣四起。炮台间设,枪眼分布;既有滚石,亦备檑木。临垣仰望,崖壁嶙嶙;回身屏气,动魄惊心。内则屋舍叠立,密密麻麻。量体裁衣,姿势各异现奇迹;纵横交错,凹凸参差成胜景。时有书院教堂,居所无定;中心磨盘碾盘,置位有恒。皂树④多刺,舂皂角以皂之;槐树成荫,丸槐角以戏⑤之;桑树果甜,采桑叶以咀之;榆树叶新,烹榆钱以食之。临风砦顶,远望山环水绕,云飘雾荡,四野尽收眼底。 若夫砖碧瓦翠,柱绛磉青,鹅项啄远,雕甍卧顶,即为居官大厅。 画檐之下,也安机杼也演戏,时飞金梭时飞刀;议事桌前,曾用家法曾立契,顷无声气顷杂嘈。至若墙低院小,鼠窜猫抓,铁锅缺耳,花碗钉疤,就是砦人之家。两间瓦房,左贴喜字右贴寿,半藏耕具半藏书;一孔石窑,上有床榻下有炕,几度春风几度雨? 家居高砦中,人在画图里。城堞处,拄杖叟拈须观天;墙头下,青丝妪撵鸟晒酱;猪舍外,光膀汉削木揳犁;官房前,愣头青飞身弄棒;锅台边,小脚妇撇火烧饭;照壁后,豆蔻女捶衣浣裳;屋门口,小货郎歇肩放担;炉火旁,老铁匠冶铁造枪;窗台上,总角童提笼逗蝈;当院内,下蛋鸡引吭邀赏。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。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。喜怒哀乐,苦辣酸甜。俱在其间矣! 谯楼星稀,城堞月低。鸡鸣犬吠,流寇来袭,所以举砦戮力,护砦退敌。父兄领先,或操刀谋策,或移炮绰枪;姑嫂英勇,或了敌报信,或持剑要强;翁妪萦心,或临阵叮咛,或携孩深藏。合砦中男女老幼,士农工商,一应人等,个个跃跃欲试,人人抢先领命。贼寇势众,凭快枪欲赚城,鸣枪吼怒:“汝等素为问舍求田人,何能拒讨?”砦人心齐,恃坚城要退敌,拍刀高叫:“吾辈亦有放血取命胆,这厢看炮!”如此屡次三番,敌我总难融通,终是兵戎相见,枪炮轰鸣。向有强贼火烧城门未果被滚石而胆丧瓮城;曾见悍匪枪击城堞寻衅遭轰击而血流草丛……如此这般,虽波涛有惊,然一砦无恙,鸡犬相鸣,炊烟仍然。城曾未沦矣。由是,亡命徒鲜以卵击石,觊觎者常兴叹望城。是砦威名益增耳。 俱往矣!今躬逢盛世,海晏河清,莺迁燕走,凤去砦空。所以,花乱放,草丛生,屋逐颓,墙渐倾。路堵水塞,砖断石横,城门失偶,上下无屏。然古砦历沧桑而生光芒,沐风云而耀天地。石古苔生,险去惊存,英姿仍旧,苍颜更珍。古香沁脾,古色怡心,古韵醉眼,古风袭人,古匾高悬,“凤凰砦” 三个楷书大字古拙逼真;古门不幸,“到此游”一行我体昭告乖僻堵心。 闲云拂顶,古砦独幽,四时惬意,美不胜收。春鸟择晓而唱,夏蝉拥枝而鸣,秋虫临暮而吟,冬羊借坡而争。春可沐风折花,夏可冒雨剪韭,秋可拂霜摘果,冬可踏雪遛狗。满年佳景迭出,一砦气候悬殊。方炎阳当空,树隔日而成伞,忽大雨扑顶,水挂砦而成瀑;才落日摩砦,云映日而成霞,又玉兔露头,城邀月而成诗。正所谓砦光树色,总宜雨奇晴好;城姿堞影,最美霞晚月早。端的是借得山川秀,添来气候新,斯可比仙界,何须觅蓬瀛。 所以时有砦人忆旧,路人仰首,游人攀顶,恋人携手。更有邑表里许多媒体采访撰文,发表于报端;图影画形,流布于坊间。遂使一砦风行,八方云趋。观者摩肩,攀者接踵,俊彦翩至,名人纷登。作家描写,画家勾魂,诗人吟味,影人摄神。三教九流,四海五湖,文人雅士,俊男靓女,载行载止,载笑载语。或揽胜猎奇,或察今怀古。莫不兴寄于烟霞,神驰乎往古,意会于幽明,论发乎内心。或云古拙雄壮,或云陡峭遒劲,或云奇诡灿烂,或云粗暴高挺,或云憨厚天然,可云和谐幽静。间有深重语云:“凤鸣千年,筑雄砦而谋安居,苦乐共愿望归大璞。”辄有诙谐对曰:“我粲一瞬,拥丽人而留倩影,沧桑衬时髦成异趣。”众皆粲然。 砦者寨⑥也,斯砦真非寨也。何哉?此石为砦,天成砦也! 注: ①砦西一里许有元代摩崖造像。 ②清建王封桥。 ③旧有明梵宇。其间有两尊佛像现藏市博物馆。 ④皂荚树。 ⑤旧时儿童将槐角舂烂成球状,双脚夹持对攻。 ⑥《现代汉语词典》载:“砦”同“寨”。 (本文摘录自《弗措记》新华出书社2020年3月出书) 《弗措记》(上下册)ISBN:978-7-5166-5071-4康耀红 著新华出书社 2020年3月定价:88.00元